健康资讯

健康資訊首頁

鄧佩勛:講原則與不講原則

2018-09-10 17:24:12 來源:健康報

  任何時候走進湖北省嘉魚縣潘家灣鎮東村村衛生室,這里都是窗明幾凈,一塵不染。物品擺放得整整齊齊,藥品排列得井然有序,電子紙質檔案一應俱全。村醫鄧佩勛在這里工作了30多個年頭,卻不曾有一天懈怠。對村民,他有求必應;對工作,他一絲不茍;對同事,他熱情坦誠。2017年,他被評為全國衛生計生系統的勞動模范,全省僅2人入評。

  1967年,鄧佩勛出生在潘家灣鎮的一個村醫家庭。爺爺和父親都是村醫,從小便耳濡目染,對醫學頗有感情。9歲時,鄧佩勛眼見自己的父親突發腦溢血,搶救無效離開人世,就決定今后要行醫。

  14歲因家庭困難無法繼續讀書的鄧佩勛拜師開始學醫。苦學3年后,1984年,鄧佩勛回到東村成為了一名村醫。1993年,鄧佩勛取得湖北省鄉村醫師技術職務任職資格證,2010年考取了國家執業助理醫師。

  能吃苦、愛學習、態度好、醫術高是東村及附近幾個村村民對鄧佩勛的評價。

  講原則的“死腦筋”

  在鄧佩勛的妻子賀迎春眼里,鄧佩勛是一個過于講原則的“死腦筋”。

  2014年,在嘉魚縣及潘家灣鎮的鼎力支持下,鄧佩勛主持修建了面積達180平方米的村衛生室,整合了原三個村衛生室的人力資源。

  “村衛生室擴建后,鄧佩勛的習慣一直沒變!”賀迎春說。

  原來,鄧佩勛習慣夏天早上5點、冬天7點準時到村衛生室打掃衛生,時間大概40分鐘,多少年從未間斷。而作為村衛生室成員之一的賀迎春每天也得如此。

  對此,鄧佩勛的解釋是,衛生做完后的時間正好病人就多起來了,晚了就沒時間了。病人患病心情本來就不好,如果有一個舒心的就醫環境,病人心理上會舒服些。

  不僅如此,對于賀迎春的工作和非工作時間,鄧佩勛都有明確規定:工作期間不得對患者說重話、擺臉色,喊病人時聲音也不能太大,晚上下班后的非工作時間,可以參加跳舞健身等娛樂活動,但絕對不能打麻將,以免影響第二天的工作。

  對于這些不成文的硬規定,賀迎春都積極遵守并大力支持。但對于鄧佩勛要求的村衛生室一年365天,天天都不能關門,賀迎春卻感到苦不堪言。衛生室除了鄧佩勛夫婦外還有三位醫生。對于他們,鄧佩勛則要求7:30~11:30、13:30~17:30上班,其他時間及周末都休息。這就導致鄧佩勛夫婦只要病人稍微多一點,中午就必須吃頭天的剩飯或者泡面,人多了就不吃了。已經在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讀博士的兒子和已大學畢業工作的女兒當時高考和上大學時,作為父親的鄧佩勛都因工作原因缺席了。

  賀迎春說,丈夫對醫療政策尤其講原則。雖說丈夫是學中醫出身,但因為沒有取得相應的執業資質,在看診過程中,他從不為病人開內服的中草藥。對只需要通過割疳積、拔火罐、扎針灸、推拿、中草藥外敷等治療的患者,鄧佩勛也是堅持不收費的。

  不講原則的老好人

  而在村民眼中,鄧佩勛卻是一個不講原則的老好人。

  村民藍志剛向記者講述了自己難以忘懷的一段經歷:2005年夏天,他得了糜爛性胃潰瘍及胃出血,到縣人民醫院檢查后需要住院治療。當時藍志剛的父親去世不久,子女也要上學,家里開銷很大,根本沒有錢去住院。拿著診斷書回到家里,藍志剛找到了鄧佩勛。

  “鄧醫生,我家里實在沒有錢去縣醫院住院,我該怎么辦啊?”藍志剛說。鄧佩勛寬慰他道:“你先不急,治病要緊,我來想想辦法。”隨后,鄧佩勛結合醫院的診斷結果,根據藍志剛的病情,制定了治療方案,按成本價收費。每次輸完液之后,他還會用摩托車送藍志剛回家。此后的一個多月,鄧佩勛冒著酷暑高溫,每天都到藍志剛家去給他護理。

  “我病愈后,鄧醫生累瘦了一大圈,他還掏出100塊錢,讓我去買點營養品補身體,自己卻舍不得買。”說起往昔的點點滴滴,藍志剛忍不住抹了一下眼眶中的淚水。

  行醫30多年來,鄧佩勛的手機24小時不關機,隨叫隨到。一年除夕夜,他和家人正在吃團圓飯,村民曹鳳香打來電話,說她的孫女突然手腳抽筋,嘴唇青紫。鄧佩勛初步判斷小孩子是高燒引起的驚厥,便一邊囑咐曹鳳香將筷子裹上布條塞到孫女嘴里,一邊放下碗筷,背上藥箱直奔曹鳳香家。經過及時搶救,小孩病情好轉,鄧佩勛回到家中時,新年的鐘聲已經敲響。

  東村有一名80多歲的趙定祥老人,由于高血壓中風導致癱瘓,還患有冠心病。老人的老伴已經去世,家境貧寒,無錢就醫。多年來,鄧佩勛視老人為親人,悉心照料著,只要一個電話,他就會及時去老人家出診。不僅如此,他還免除了老人的全部醫藥費。

  據不完全統計,近幾年來,鄧佩勛為病人墊付應急醫藥費17萬余元,為病人減免醫藥費5萬余元。

  沒有心計的同事

  在鄧佩勛的三位同事眼中,他是一個沒有心計的同事。

  曾春林曾是其他村的村醫。2014年三個村衛生室合并時,他曾十分擔心自己的待遇會降低。曾春林說:“畢竟是自己合并到東村。從其他村合到東村,待遇還不是別人說了算。”

  讓曾春林沒有想到的是,三村衛生室一合并,鄧佩勛就宣布:今后村衛生室的收入幾個人平均分配,不按工作崗位和勞動量來計算工資。鄧佩勛說:“村衛生室合并,幾個同事最擔心的肯定是待遇問題,必須要讓他們吃下定心丸。”

  在工作分工時,鄧佩勛主要負責醫療、外出就診等,另外三位醫生主要負責工作量相對較小、難度較低的公共衛生服務。

  該衛生室的另一位村醫陳龍輝說:“鄧佩勛的勞動付出比其他醫生都多多了,像清潔衛生、工作臺賬等都是鄧佩勛利用非工作時間做的。衛生室所有苦的、累的活,鄧佩勛都會留給自己做。”

  曾春林說:“鄧佩勛總是以身作則,村衛生室的醫生們之間從沒有發生過矛盾和爭吵。”

  陳龍輝介紹,衛生室有考勤表,在這個考勤表上,出勤率最高的就是鄧佩勛夫婦。雖然鄧佩勛偶爾也有缺勤的時候,但都是因為出去開會等。鄧佩勛說:“這個考勤表主要用于是大家相互監督,不是用來作為發放工資的依據。”

相關新聞

分享到:

推薦閱讀

熱度排行

相關鏈接

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報社活動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4621663 18811429641

特別推薦

健康資訊手機版
渭南人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