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資訊首頁

風雨一甲子一家社衛中心的光榮與夢想

2018-10-09 15:37:14 來源:健康報

  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的東南部,毗鄰元代大家黃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圖》隱居地,有一座“麻雀雖小,但五臟俱全”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——上官鄉社區衛生服務中心。建院至今,它已走過了60多年的風雨歷程。這家掩映在街頭巷尾的社衛中心在歲月嬗替中,前后12次更名易址,戰霍亂、滅釘螺,先后榮獲浙江省疾控防控先進集體、浙江省健康教育先進單位,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傳染病管理和基層衛生發展的一個縮影。


  幾度春秋,幾度更名易址

  1956年5月,盛永良、陳云官、葉梅英、陳寶元四人在上官老街建立中西醫聯合診所。這便成為上官鄉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前身。開設伊始,雖名為診所,但就診地實則借用的是老醫生家中的偏房,木屋椽柱,方圓僅三四十平方米,大夫們或稱郎中,或稱赤腳醫生。雖極度缺乏診療設備,甚至連一個聽診器都沒有,僅能開展簡單的中醫服務和傷口處理,但憑著一股救死扶傷的熱誠,四位老前輩為上官鄉衛生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  1957年,隨著上官鄉人民公社、上官鄉革委會相繼成立,全鄉大辦合作醫療,四人診所在原有基礎上成立上官鄉聯合診所,遷至上官鄉睦村祠堂,逐漸開展了種痘等預防工作。祠堂門前的兩座石獅子,和“正本”、“清源”的毛筆字,見證風雨,至今仍然熠熠生輝。

  1975年,上官人民公社規劃建設新診所(現為剡溪村居家養老照料中心),聯合診所正式更名為上官鄉衛生院。此時,衛生院里有了一個化驗室,并配備一臺30毫安X光機和顯微鏡,設病床3張。另外,還有一個小小的恒溫箱做大便培養,一臺顯微鏡查看白細胞和紅細胞,做最基礎的血常規。除此以外,簡陋的手術刀、幾把鉗子,便是外科縫合的全部家當。“那時農村衛生條件差,生芥子的人很多,‘開刀’大多都是開芥子。后來,工廠多了起來,衛生院又開展了外傷病人的縫合。”已退休的老院長章生洪回憶道。同年12月,全縣衛生工作會議在上官鄉召開,鄉村合作醫療一片紅火,防疫衛生考核全縣最高。

  1995年,上官鄉衛生院再次易地重建,選址在上官鄉最繁華的大盛村中心地帶(上世紀90年代前的鄉政府辦公樓),據說在民國年間這里還是地主家的老宅院。新建衛生院為一幢四層樓房。

  2004年,上官鄉衛生院更名為上官鄉社區衛生服務中心,設有全科門診、中西醫門診室、口腔科、公共衛生等科室,下設四堡、深里2個社區衛生服務站,是一家集預防保健、醫療康復、健康教育、生殖健康技術服務等基本醫療、公共衛生服務為一體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。

  2017年,上官社衛中心門診人次和體檢人次分別達35475和1901人次;在冊健康管理7931人次,占戶籍人口97.3%;家庭醫生簽約服務2976人,占常住人口33.3%。全鄉平均期望壽命達到80.07歲,80歲以上老人366人,占全鄉人口的3.90%,屬于長壽之鄉。

  接診富陽市第一起霍亂病人

  霍亂是由霍亂弧菌所致的一種傳染性強、死亡率高的烈性傳染病,曾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在全國范圍內廣泛暴發流行。新中國成立后,隨著公共衛生條件和居民居住環境的改善,霍亂一度銷聲匿跡,許多民眾甚至部分醫務人員對霍亂既陌生又恐慌。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,上官鄉發現了富陽市首例霍亂病人和帶菌者。

  1994年8月28日下午3時,上官鄉斜黃村一位57歲的農婦忽然出現劇烈無痛性腹瀉,大便次數無法計數,同時伴有嘔吐,大便與嘔吐物性狀相似,均呈水樣。

  直到晚上7點多,眼看情況越來越嚴重,這位農婦才在村民的幫助下被抬到了上官鄉衛生院。當天接診的是章生洪醫生,章醫生一看病人沒有發燒,再一摸發現四肢很軟,已是中、重度脫水,情況十分危急。

  巧的是,富陽市衛生局前幾天剛剛組織了業務知識培訓。“那個季節主要是霍亂、痢疾等幾種傳染病。”章醫師說,“當時我就想那個病人會不會是霍亂?”盡管沒有檢查儀器,但憑借著豐富的臨床經驗,章醫師還是頗有把握地認定這就是二號病(醫學上把霍亂這種烈性傳染病命名為“二號病”)。

  搶救緊鑼密鼓地展開。“先掛上兩路鹽水,補液、補鉀,速度要快!”12小時之內就給病人輸注了7000毫升的鹽水,“再晚來幾個小時就來不及了……”章醫師說。此時,衛生院里的一部程控電話發揮了作用。“上官鄉第一臺電話機就是在我們這里,是縣里專線拉過來的。” 將出現疑似二號病人的情況立刻上報到了富陽市防疫站和衛生局,很快,支部書記和應急小組馬上就來了,化驗的結果證實了章生洪的推斷。

  富陽市衛生防疫站的何根堯書記帶領應急小分隊,在當地政府的領導下,迅速開展流行病學調查,設置3個隔離點。鄉里有哨兵,幾步一個哨口,整個上官鄉在村口還有民兵站崗放哨,外鄉人進不去,村民們也出不來。幾名曾經和病人密切接觸過的醫生與村民也在衛生院內自然隔離。很快,第二個病人和三名帶菌者出現了。他們分別是病人的丈夫和同一個院內的村民,“她的老公也感染了霍亂,出現了腹瀉的癥狀,但病情較輕,掛了幾天鹽水就好了。還有三個帶菌者,雖然不發病,但有極強的傳染性”。章醫師仍對當年的危情記憶猶新。

  上官鄉霍亂疫情暴發后,富陽市政府非常重視,副市長俞正言三次親臨現場指導疫情撲滅,開展“三管一滅”(管糞、管水、管飲食,滅蒼蠅),同時,大力開展衛生宣傳工作,發動群眾大搞愛國衛生運動。村民洗菜、淘米,都要去很遠的地方挑水,因為病人的帶菌糞桶在溪水里清洗后,把水源也污染了,水化驗結果是霍亂病毒陽性。

  “村里采取緊急措施,糞便集中管理,不再澆到田里做化肥。蒼蠅全部消殺,整個村子用敵敵畏藥水噴殺。包括醫院里的場地、外面院子里,每天都要消毒兩次。鄉里的廣播站不停地宣傳‘冷菜冷飯不要吃、飲食糞便要管好’。此外,富陽市人民醫院派專家坐診,全民預防性服藥分發到各家各戶……”章生洪回憶道。

  直到9月5日,上官鄉未發現新病人,3個隔離點,經隔離消毒已達到解除條件,兩個病人以及三個帶菌者都已治愈出院,上官疫點沒有發生第二代病人,圓滿完成了市政府交給的任務。

  如今,曾經的病人已是白發蒼蒼的老嫗,每次來上官鄉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看病,臨走時總不忘說一句:“我的命是章醫生給的,感謝黨,感謝政府。”

  一根針、一把草能治百病

  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被稱為“赤腳醫生”的鄉村大夫大多使用中醫技術,在農村地區以最低廉的成本行醫救命,被形象地稱為“一根針、一把草”。

  上官鄉衛生院的老院長章生洪就是其中的一員。1971年鄉里開辦合作醫療,杭州市衛生局派了醫療隊下鄉指導工作。1976年5月,上官鄉組織了4名赤腳醫生前往杭州市中醫院進修了一年。“當時上官鄉的赤腳醫生團隊在富陽市是響當當的,一個是力量雄厚,4個人清一色都是高中生。再有,我們的防病搞得比別的鄉村都要好,那時的衛生工作會議都會到上官來開,外地的慈溪、東陽都來我們這里參觀、取經。村民每年交2塊錢,看病就付2分錢。抓一點草藥、縫上一針、包扎一下都只要2分錢,醫生每天上班就記工分。進來一個病人留下一張憑證,2分錢就是掛號費,看完中草藥就打包帶走。”

  天氣晴朗的日子,醫生們就三五成群輪流上山采草藥,上官鄉與黃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圖》隱居地毗鄰,物華天寶、人杰地靈。附近的山頭上,三葉青、四季花、丹參等中草藥應有盡有,每個村都辟有一塊中藥園,新鮮的名貴中草藥大多在此栽培、繁殖。其他的常備草藥,有的自己曬干,有點放置于藥框內,以備不時之需。

  農忙時老百姓不太講究衛生,身上容易生芥子,一個個肉疙瘩,特別難受。此時把草藥搗爛,敷上幾天就可痊愈,既安全又經濟。時至今日,老院長陳乃光家中還種著許多名貴中草藥,三葉青、白術、石斛、七葉一枝花……既做藥引,也有一定的觀賞價值。

  此外,老一輩上官鄉衛生院的醫生還會扎針灸。尤其在搶救病人和治療小兒高熱驚厥方面,都有自己的獨門秘籍。“現在對于小兒高熱,醫院都是冰敷或是打退燒針,以往我們都是扎針灸,通過穴位刺激來緩解。第一針是人中穴,第二針是合谷穴……”往往是幾個穴位一扎,不超過兩分鐘,孩子就蘇醒過來,哭出了聲,再配上一點退燒藥就可以回家去了。

  “輸液是1991年開始,以前輸液都很少,要縣里的醫院才有,都是很重的病才輸液。我們以往用的不是一次性輸液用品,皮管晚上消毒,日常準備5~6根,幾副針筒掛鹽水,就是衛生院的全部裝備。”

  隨身的藥箱是衛生院醫生的另一件法寶,出診時每人一把手電筒,無論白天黑夜,山地還是陡坡都是隨叫隨到。有時鄰村的病人需要出急診,在那個沒有轎車的年代,就是依靠一輛鳳凰牌自行車。病人如果需要輸液,醫生就一直陪著觀察,直到第二天鹽水掛好了,血止住了才回來。沒有白天晚上,沒有上班和休息,一年365天,守望著上官人民的健康,傳承著上官鄉衛生事業的光榮和夢想。

相關新聞

    分享到:

    推薦閱讀

    熱度排行

    相關鏈接

    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報社活動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4621663 18811429641

    特別推薦

    健康資訊手機版
    渭南人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