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资讯

健康資訊首頁

小心你的情緒“感冒”了

2018-10-31 15:45:30 來源:人民網
  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時候——內心充滿壓力、焦慮、煩躁和困惑,積郁在胸中找不到釋放的出口。這樣的狀態,有時可能要持續好幾天。但是,當這些壓抑、抑郁的狀態持續超過兩周,這時就需要考慮:你的情緒可能“感冒”了。

  現代人物質資源富足,生活質量越來越高,休閑方式愈來愈豐富,但是在快節奏和競爭高壓下,越來越多的人們躲在看似堅硬的外殼里獨自消化著所有“不開心”。

  近日,記者就抑郁癥和躁郁癥這兩種常見的情緒“感冒”,采訪了汕頭大學精神衛生中心的許崇濤教授和趙穎琳醫師。原來,在醫生們的眼中,用科學的方法拯救“不開心”沒有那么難,抑郁癥和躁郁癥也不是人們通常理解的“精神病”。
  “抑郁癥”“躁郁癥”更偏愛精英人群?

  近年來,“抑郁癥”“躁郁癥”“雙相精神障礙”等詞匯漸漸進入人們的視野,離我們越來越近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相當一部分患者似乎都是些外表看上去非常光鮮亮麗的人。

  例如,一位名牌大學畢業的年輕小伙子,成功應聘到一線城市的一家國企,薪金待遇優厚。這在別人看來一路“開掛”的人生,卻突然傳出他“抑郁”的消息。

  是不是躁郁癥、抑郁癥更偏愛精英人群?針對這個疑問,許崇濤教授給出了詳細的解答。首先,“抑郁”有兩種形式:一種是抑郁癥,為單相障礙,即每次發作都是抑郁,無躁狂發作;另一種是雙相障礙抑郁發作,也稱躁郁癥,即有時抑郁發作,有時躁狂發作。當然,由于甲狀腺功能異常也常常引發情緒問題,特別是甲狀腺功能減退,因此也需要進行甲狀腺功能檢查。

  “文學家卡夫卡就是一個情緒比較低落的人,帶有憂郁氣質。這類人對事物的敏感性高,感知、感受能力更強,容易憂郁,所以容易出現抑郁。而一般的人,所謂‘神經大條’的人,遇到事情之后并不會多想。所以感受更多、想太多,相對容易出現抑郁。”許教授說。

  雙相障礙患者,其情緒高低的波動性更大。至于發病人群,各行各業的人都有,但是抑郁癥也好,雙相障礙也好,這里面的確有一些非常優秀的人。雙相障礙的患者,在躁狂發作的時候,表現為興奮、自我感覺良好、情緒高漲、思維反應能力增加。在躁狂發作不太嚴重(即輕度)的時候,其工作效率、藝術創造力增加,包括工程師的設計,其作品的聯想豐富、思維更廣闊、更具創新,就顯得比一般人更好。但是,也有很多患者因為發病早、病情重,對其個人的創造力、社會功能影響嚴重,進而阻礙到其個人學習、工作的進一步發展。

  據國外的研究數據顯示,情緒障礙的患者,在藍領階層中發病的患者更多,究其原因就是發病過早,妨礙了患者個人學習、工作能力的發展,從而阻礙了患者后續的發展。所以,并不是說抑郁癥和躁郁癥更青睞精英。這也提醒我們,一旦出現抑郁、雙相障礙,及早和堅持治療是對患者社會功能的保護。

  “舉個例子,像梵高,他是一名雙相障礙的患者,輕度發作的時候,對其藝術創作有益,但是重度發作的時候,一定會妨礙他的藝術創作甚至正常生活。”許教授告訴記者。

  “病恥感”普遍存在于精神類疾病患者中

  “病恥感”三個字,對于一般人來說似乎非常陌生,但是它卻普遍存在于精神類疾病患者中。

  許崇濤教授告訴記者,“社會上人們歧視的眼光給精神障礙患者造成的無形的‘隔離’,其傷害更甚于精神病院鐵欄桿、鐵門窗里有形的隔離。社會給精神病人的歧視使得當許多人患上精神類疾病的時候,特別擔心別人知道自己有精神疾病,從而被周圍的人歧視。”

  據許教授介紹,因為擔心影響人際關系、工作,甚至是升遷,一般來講,患者都會盡量隱瞞患病的事實。“好在,抑郁的患者因為在發病的時候非常痛苦,有相當大部分的病人即便知道有‘病恥感’的存在,也愿意來接受治療。這個時候,作為一名醫生,我們就更加鼓勵他們,接受自己,同時積極改善和治療這個疾病。”

  但是,患者在躁狂發作的時候,因其情感高漲,持續亢奮,自我感覺非常良好,常常會覺得擁有高于一般人的才華,并不會有“病恥感”。然而因為患者持續表現為異于常人的興奮,反而更容易被周圍的人看出來所謂的“不正常”。當患者躁狂的癥狀消失或被控制后,也會意識到自己之前的躁狂發作是一種精神類疾病,進而產生病恥感。

  社會角色是否受影響是判定是否疾病的重要因素

  “對待這類情緒障礙患者,我們應該給予更多的心理支持。普通人并不懂得區分精神類疾病的分類,一聽到‘精神疾病’四個字就先被嚇到了。但其實,它就是正常情緒的‘嚴重化’。”許教授解釋,“每個人都會有情緒問題,每個人都有情緒低落或者興奮的時候,只不過這些患者的抑郁或情緒高漲更嚴重、持續時間更長,雖然超出了患者自身的可控范圍,但是與精神分裂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”

  比如,正常人的抑郁情緒不會超過兩周,正常人持續興奮的情緒也不會接連持續七天以上。更重要的是,抑郁也好,躁狂也好,“患者的社會角色有無受到影響”也是醫生判定是“疾病”還是“情緒波動”的重要因素。例如,學生有無影響學業,成年人有無影響到日常正常的工作、社會交往,有沒有出現自我照料困難等。

  “只有在這些癥狀同時存在時,醫生才會考慮患者是抑郁癥發作或躁郁癥發作。”許教授說。

  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服藥

  此外,對于如何界定什么程度的抑郁癥、躁郁癥病人需要服藥,許教授表示,輕度到中度抑郁,并有明確的外因刺激的患者,可以先不用吃藥,配合心理咨詢的疏導和多做運動治療。

  但是對于中度以上的抑郁和雙相障礙的患者來說,在這個時候,心理疏導必須配合著藥物治療才能起到作用。而服用藥量的多少,取決于病人對藥物的代謝、對藥物治療的反應。

  “每個人的耐受程度不一樣,就像喝酒,每個人能喝多少酒會醉都不一樣,是相似的道理。通常,在臨床癥狀消失后,病人需服藥兩年以上,而病情反復發作的病人服藥的年限更長。當然,隨著病情的改善,藥量會逐漸遞減,到最后就是起到鞏固療效的作用。”許教授說。

  “其實,當病人對自己的疾病了解得越多病恥感就越低,像規范的治療所需的時長、疾病對自己后續可能產生的影響等,病人信任醫生,積極主動配合治療,預后效果也就越好。”許崇濤教授表示。

  趙穎琳醫生告訴記者,許多患者不肯服藥,或者其家屬不支持服藥,基本上是出于對藥物的擔憂和對治療精神疾病藥物的誤解,錯誤的認為吃了會變傻、變呆。至于用藥的劑量和種類,根據疾病治療的急性期、鞏固期階段不同,在國內外都有其明確的治療指南和標準。

  溫馨提示

  給予病人關心鼓勵要適度

  人的一生當中都有可能經歷這樣的狀態,所以給予患病的人關心、理解、鼓勵和支持,非常重要。

  “我們通常希望患者家屬陪同患者一起就診,便于家人理解疾病,予以支持。我們發現,躁狂癥還好,因為患者發病的時候會‘惹麻煩’,家長能‘看得到’孩子生病了。但是對于抑郁癥,普遍存在家長不重視、不理解,以為就是思想認識問題,甚至對患者采取批評教育的方式,貽誤病情。”許教授說。

  國外有研究表明,高情感表達的家庭,即患者家屬對患者過度關注、過度關心,或冷漠、對病人打罵、責罵等帶有攻擊性的情感表達,均不利于病人的康復。而低情感表達的家庭,即給予患者適度的關心和鼓勵,把患者當做未生病的人對待,反倒有利于患者的恢復。

  醫生提示,可嘗試使用“冥想減壓法”。冥想是減輕人們心理壓力的一個較好的方式,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靜坐或平躺,放松身體,專注呼吸,對腦海中出現的念頭不抗拒,不評判,只專注呼吸,這樣,真正的放松和寧靜便會隨著用心呼吸而自然產生。

相關新聞

    分享到:

    推薦閱讀

    熱度排行

    相關鏈接

    關于我們 | 網站聲明 | 報社活動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4621663 18811429641

    特別推薦

    健康資訊手機版
    渭南人才网